在加拿大第一次打猎

我在加拿大第一次打猎是秋天和比尔一起去的,每人一把步枪,准备打熊或者鹿等大动物。比尔认为秋天的熊肉不好吃,因为它们为了冬眠,通常拼命吃喝,还捕捉了很多洄游的三文鱼,肉特别肥,还很腥气。但对于我来说,这样的肉和猪肉很像,反而味美。所以说好了熊我打,鹿什么的大家一起打。

打猎

比尔的经验非常丰富,在山里开着车就知道这一带是否有黑熊出没。原来黑熊喜欢随地大小便,又喜欢在林间的小路上走动,从小路上粪便的多少和新鲜程度就可以判断它们的踪迹。它们最喜欢待的地方是高山上伐木过后两三年的再生林中,旁边有水塘,还有浆果丛,如黑莓、蓝莓等。尤其是在雨过天晴的傍晚,黑熊就跑出来了。我们有两次看到黑熊在前面的路上,但等到下车,装子弹,举枪瞄准时,它就钻到路边的灌木丛里踪影全无了。

还有一次我们看到黑熊在山上,但距离太远,将近5百米。比尔让我别开枪,我忍不住,还是打了一枪。哪知那黑熊象嘲笑我似的,慢悠悠地继续向山上爬。气得我又连开3枪,它才消失在一块大石头后面。那天一直到天黑,就再也没看见其它动物。

第二天去打鹿,我们起了个大早,悄悄地爬到半山坡,每人间隔几公里,分别守着一条布满鹿蹄印和粪便的兽道,等着下山喝水的鹿在黎明前回山的时候阻击。几个小时过去了,一只鹿都没有等到。正想放下枪歇会儿时,忽听下面树叶沙沙响,我赶紧举起枪,对着响声的方向。响声越来越大,我也紧张到极点。谁知从树丛后钻出来的竟然是两个猎人,他们一看到我,自然也吓坏了,让我赶紧把枪放下。他们是从山下的河边顺着鹿的脚印追踪了一个多小时上来的。大家闲聊了几句,互相祝福好运气后,他们继续向山上走去。

我想他们这一路上来,肯定把鹿全部吓跑了,就没有多少情绪了。我肚子也觉得饿了,手也酸了,于是把枪靠在树上,找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,好好地观看起山下的景致来了。谁知身后忽然又哗啦一声响,我本能地一回头,妈呀,一只大黑熊正好从山上跳下,离我不过七八米。我情不自禁一声惊叫,引起了黑熊的注意。它看到我马上站立起来,天哪,比我还高一个头。我不要命地向十几米外的枪奔去,只想抢在被黑熊抓住前能拿到枪。那时的感觉真是魂飞魄散,心脏完全是在嘴里跳动。拿到枪后才敢转过身来,却连熊的影子都看不到了。我生怕那黑家伙躲在什么地方,只敢握紧枪,躲在树后面,瞪大眼睛看着刚才黑熊站立的地方。好一会也不见动静,实在忍不住了,我对天放了一枪。

比尔听见枪响,十几分钟后过来了,问我是不是打到鹿了。结果走近一看,发现我还在发抖。我把见到黑熊的事告诉他,并埋怨他,说好我们在这里是打鹿的,怎么会出来熊。比尔听完哈哈大笑,说要怪只怪我自己,猎人哪有在野外把枪丢在十几米远的地方的,让送上门的猎物丢掉了。还说幸好是一只黑熊,如果是一只灰熊,那倒真是危险了。比尔看了黑熊的脚印,直说太可惜了,的确是一只少有的大家伙。那次出猎,除了几只松鸡,几乎是空手而归。不过想想能够完身回来,我还是觉得挺幸运的呢。

后来和猎友们谈起来才知道,原来几乎每个人第一次打熊时都有不同的故事。台湾人陈先生和老于同时看到一只黑熊,陈先生瞄了半天,最后实在手抖的厉害,只好请老于打。祝先生第一次见到熊时自己正走在一条小河里,黑熊就在他身边30多米的地方慢悠悠地过河。他跪在河里,子弹上膛时竟然卡住了,怎么也推不上去。黑熊不知他在干什么,还停下来看了他一眼,这一眼差点儿让他晕过去。欧阳先生现在是老猎手了,少说也打了十几只熊,但打第一只熊时也是洋相百出。他趴在地上,颤颤悠悠地开了一枪,把黑熊打趴下了,自己却爬不起来了。就连比尔当初也是见了四五次熊,却怎么也打不中,直到重新换了一把枪,才打到第一只熊。


相关文章

  • 一次夜猎:猎熊
  • 一次猎羊的经验
  • 下司犬怎么样
  • 中国可用的打猎工具
  • 中国合法打猎工具
  • 北美猎鹿和猎熊的乐趣
  • 哨卡户外装备店
  • 哪里能猎熊
  • 四大猎犬之凉山猎犬
  • 在森林里与熊狭路相逢
  • 全部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