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小猎人的狩猎梦

我从小就向往打猎。3年级时写命题作文“我的理想”,班上其它同学写的不是将来当工人就是当农民。有一个女同学写了她将来想当一个护士,男生们就窃笑着说她一定是想拿针锥屁股。而我则声称自己的理想是当一个猎人,把当时所幻想的狩猎故事生动地描述了一遍。老师看了后觉得文字虽好,但思想有问题,不想与人斗,却要逃避到深山老林里去。为此,还专门和校革委会主任找我这个3年级学生谈了一次话。虽然如此,我的初衷却没改,从玩弹弓开始了我的狩猎生涯——打鸟。

狩猎梦

在国外的狩猎梦

出国留学近十年,只是当初在美国东部肯塔基州时,实在忍不住手痒,曾经去枪店买了一把气枪,躲在公寓的窗后,打过几只斑鸠。烤来一尝,觉得没有南京斑鸠的味道鲜美。后来老板知道我喜欢打猎,他自己又有一个几百公顷的农场,就邀请我秋天狩猎季节去他的农场打猎。他说根据美国法律,农场里的动物都属于他,我可以打任何野生动物。那次我就用一把气枪打了几十只花花绿绿的鸟儿,可是一只都没有吃。最奇妙的是见到一只臭鼬,我随便对它开了一枪。大概气枪的铅弹打破了它的皮,臭鼬发脾气了,竟然两条前腿倒立,屁股举到了头上对我冲了过来。我还不知道它要干什么,刚刚装上了铅弹,准备再打它一枪,没想到臭鼬从肛门突然对我射过来一股其臭无比的液体,吓得我提着枪赶紧逃跑。后来即使我把身上穿的衣服裤子都扔掉了,太太硬是半个多月不准我上床。无论我喷多少香水,总是说我身上的怪味没有任何人能够忍受。这以后七八年我都没有再打过猎。

落户温哥华后,正好有一个同事捷克人比尔是狩猎发烧友,我才有机会重温狩猎梦。加拿大政府鼓励人们参与狩猎活动,只要上过专门设置的武器安全和狩猎知识课程并通过考试,就可以向警察局和环境部申请枪支和狩猎执照。但环境部制定了严格的狩猎法规,每年都颁发狩猎手册,规定在什么时间,什么地区,能打多少只什么性别和多大年龄的动物。以BC省最常见的黑尾鹿为例,只有在每年的9月10日到11月30日之间,才能在大多数地区猎取不超过两头的雄性黑尾鹿,而有的地区只能打4岁以上的公鹿。

为了鼓励狩猎,环境部以抽签形式发放一定数量的禁猎动物牌照,如母鹿,灰熊,野牛等。加拿大虽然鼓励狩猎,却不允许私人贩卖任何野味,猎物只能自己享用或送给朋友。

在加拿大,要打猎,除了准备好枪支,还要有爬山的四轮驱动越野车,以及春秋季野外露宿的装备。我们的祖先们赖以生存的狩猎活动,在今天成了一种奢侈。不过即便如此,在温哥华的华人中,还是有不少人打猎。据环境部的资料,华人中有一千多人领取了狩猎执照,说明华人中打猎的也不少。很多从台湾来的的男人当过兵,对枪支也非常着迷,到野外打猎当然是玩枪的最好机会了,所以他们对打到什么东西并不在乎,枪倒是换个不停;香港人和广东人一样,嘴特别馋,用他们自己的话说,天上飞的除了飞机,四条腿的除了板凳,其它都要吃。加拿大这么多飞禽走兽,虽然让人们打,但在市面上却买不到,只有自己动手,一样样弄来煲汤了。来自大陆的中国人中,只有象我辈这样从小就摸枪打鸟的,才会到加拿大来再干本行。据说中国射击队的许海峰从小在安徽也是打麻雀的高手,他如果到加拿大来,恐怕也会加入狩猎队伍。


相关文章

  • 一次夜猎:猎熊
  • 一次猎羊的经验
  • 人有人气,兽有兽味
  • 加拿大猎人是保护野生动物的支持者
  • 北美三大狩猎地
  • 北美猎人介绍
  • 北美猎鹿的故事
  • 北美的狩猎许可证制度
  • 古代打猎工具
  • 哪里能猎熊
  • 全部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