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美猎鹿的故事

逐鹿北美2019

又到猎季,美国华人渔猎协会增加了新的血液。美东地区华人拥枪和狩猎人数不断增加,协会会员分兵作战,驰骋美东各大山头。从弓箭,大黑鹰,猎豹M19,到现代步枪,各个猎季都有协会猎人们的踪迹。

今年可谓战果累累,更有猎鹿英雄Tony同时纵横三州,不仅收获颇丰而且创造协会新的记录,在公共猎场猎获10-points白尾鹿,被协会猎人们称为“鹿神”。

北美猎鹿的故事

今年猎季从弓箭猎豹M19季节到火枪季节,猎人们全方位开战,飞禽走兽无所不包,各个分队多路出击。狩猎故事五花八门,充满戏剧性趣味,欢乐,刺激,遗憾,沮丧,高潮,低落,犹如过山车,猎季可谓丰富多彩。

猎季从弓箭开始,就不断捷报频传,还有不少打中鹿之后没有找到的。虽然这在弓箭狩猎比较常见,但对于猎人来说出现这种状况还是脸上无光的。今年我打中的第一头鹿,也没有找到。箭射低了,看到肠子都出来了,沿着血迹找到私人领地后,没法找到地主,不能贸然进入人家地界,只能望林兴叹。 打中了鹿却找不到真是很沮丧,但重要的是找到原因,为什么没打到要害。回来后从新验一下箭,结果发现瞄准镜的零点变了,今年懒了一下没校箭,我总是提醒朋友猎季前一定要验枪,结果自己犯错误,自食其果。

箭调好后,又一个周末。照例天不亮就去蹲林子,一早上林子里静悄悄,弓猎的一个好处就是猎人间互不影响,谁打到也没声音,悄悄的进村悄悄的出来。天一放亮,是最醒醒的时候,大约两个小时上眼皮简直可以不打下眼皮,感觉随时都会有鹿突然跳出来,可是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啥也没有发生,过了这段时间,人就开始疲劳了,眼睛就开始不停的眨巴眨巴的犯困,快到中午时,通常经验是鹿基本不会来了,很多人都出去吃饭了。我的习惯是带饭山里吃,不浪费一点时间,但一早上的聚精会神高度集中,这时也会不停地打盹,通常这时出帐篷找个地方方便一下,然后吃点东西。正准备拿点东西吃时,突然前方大约40码处出现一头年轻的鹿,我轻轻拿起我的猎豹M19crossbow,慢慢的瞄准这头鹿,让镜子里的十字始终在鹿身上,心里念着近点再近点,这头鹿走进不到30码时,十字线瞄在心脏的位置,扣动了扳机,只听“碰”的一声轻响,鹿轻轻挑了一下,没跑。鹿在转头四处张望,似乎念叨“怎么回事”?它仍然没发现我,我清楚地看到鹿的肠子流了出来,这一箭射的低了一点点,虽然也没打到要害,但应该不会跑太远。我这时上好另一只箭,准备补一箭,让它尽快倒地。意外和有趣的是,不但这头鹿没跑,在我准备补箭时,不知从哪儿又钻出一头鹿,离我就30码的距离,所谓撞到枪口上大概就是如此吧。于是我把要补的箭就顺手送给了这头上们的傻鹿,这一箭打个实惠,只听“彤”的一声,这头鹿大跳了一下,撒丫子就跑,前一头也受惊一起跑了。这第二头鹿打到要害了,我知道它跑不了多远。我可以在帐篷里喘口气,吃点东西放松一下。

20分钟后,出了帐篷,拿起望远镜朝鹿跑的方向看看,有时视线好的话可以在望远镜里找到倒下的鹿。树枝不多,地面起伏也不是很大,不久在望远镜里就看到一头倒下的鹿,大约30码不到的样子,我知道这是第二头。第一头倒下的地方远一些大约有70多码之外,沿着血迹,也没费多少劲就找到了。

在家门口狩猎还是比较容易,地形熟悉也知道鹿都在哪儿出没。到一个陌生的深山老林狩猎才真正具有挑战。这意味着你收获的机会要小的多,往往是空手而归。但打到猎物时的感受绝对不同。每年外出狩猎才是亮点。 我每两年会换一个新猎场。去年在Rickett Glen State Park和几个猎友猎三天熊三天鹿,没有打到熊,只收获到鹿。但愿今年有运气打到熊。熊的踪迹满山都是,但宾州不能下诱饵,在公共猎场猎熊还是很有难度。每年大约只有3%左右的猎人打到熊。 11月23日到25日5位猎友入住猎屋,准备试一下运气。 猎屋还是去年入住的同一个木屋。大家去年就对猎人小黄的火锅赞不绝口念念不忘,今年无论如何还得让他准备火锅。小黄是个大家都喜欢的小伙子,高高的个子,人长得帅,还勤快,火锅料调的味道鲜美。还没开猎,大家就惦记上小黄的火锅,无怪乎朋友调侃说这哪是打猎,分明是来吃火锅的,这哪能打到东西嘛。


相关文章

  • 人有人气,兽有兽味
  • 加拿大猎人是保护野生动物的支持者
  • 北美三大狩猎地
  • 北美猎鹿和猎熊的乐趣
  • 北美的狩猎许可证制度
  • 南京小猎人的狩猎梦
  • 哪里能猎熊
  • 复合弓猎鹿怎么样
  • 弓猎鹿的亲身经历
  • 我们狩猎是怎么打到熊的
  • 全部标签